联系方式

浙江拱东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电子商务服务中心

更多 | 发布图片企业相册

访问数:2343353

客户反馈

镍元素对不锈钢的影响(A)


更新时间:2021-11-24  


  美元上周因美联储政策会议遭遇大跌,短线空头人气明显转强。目前,市场出现较多针对美元的获利卖盘,使其本周仍维持弱势格局。尽管联储6月升息的可能性依然存在,但市场通过联储声明更倾向于9月加息。不过,鉴于美国方面公布的部分经济数据表现靓丽,这令美元此轮跌势稍有缓和。

  近几个月,美国经济形势有些欠佳,但汽油价格6月以来首次上涨帮助美国消费者物价2月反弹,显示基础通胀压力上升。此外,美国2月新屋销售升至七年高位,3月制造业活动动能亦增强,再为经济增添亮丽色彩,令美联储加息进程未受经济基本面方面的阻碍。严冬及美元升值一度拖累第一季初的美国经济活动,不过这些乐观的经济数据使美元短线表现出一定的抗跌性。

  值得注意的是,美元大幅升值可能给美国企业获利带来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严重的威胁,多数总部在美国的跨国企业业绩将受冲击。美元指数在过去12个月大涨22%,给拥有大量海外业务的美国企业造成双重打击。这些公司的海外市场营收和获利换算成美元后价值缩水,与在货币贬值国家进行生产的对手相比,其成本竞争力也相对下降。

  美元的涨势促使市场出现了“获利衰退”的说法,即获利至少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滑。美元汇率曾经在12个月内上涨25%,在此期间内市场的每股盈余(EPS)水平恰好下滑了10%。“获利衰退”尚未真正出现,但下滑趋势显而易见。

  欧元区方面,维持欧元汇率与欧元区大型银行的稳定,都是欧洲央行的责任,不过这两个目标无法两全其美,从欧洲央行内部就希腊问题的争吵可见一斑。其中一方是去年11月正式接管银行管理事务的机构——单一监管机制(SSM)。单一监管机制1月建议希腊银行应限制对非流动性资产的曝险,包括希腊本国的短期国库券。如今单一监管机制有意将这项建议转为具有约束力的法规限制。另一方则是欧洲央行的管理委员会,负责货币政策,不过终究证明也需要负责处理麻烦缠身或是倔强难搞的成员国的事务。管理委员会最近告诉希腊银行,不要动用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援助购买希腊国库券以免持仓从2月18日的水平上升。

  管理委员会推迟批准提案的举动有两种解读。一种基本上是技术层面上的——管理委员会可能只是想澄清提案,以理清欧洲央行在监管与货币方面扮演的角色。另一解读则偏向政治层面——管委会委员清楚了解希腊与其债权人之间新金融救助谈判所处的微妙状态。任何暗示欧洲央行基调可能趋于强硬的举动,都可能导致协商脱离正轨。

  实际上,管理委员会希望帮助希腊留在欧元区的举动,也有益于金融稳定。如果希腊实施资本管制或退出欧元区,势必导致银行业体系不稳。为了避免发生这样的重灾,舍弃SSM的独立性,似乎是尚能承受的附带损失,这帮助欧元兑美元短线企稳回升,但由于欧美货币政策的整体差异过于显著,因此欧元兑美元中期走势仍旧偏弱。

  在过去几个交易日里,多名美联储官员发表了讲话,这些官员有鸽派也有,而在未来几天里,还有多位美联储官员将发布讲话,他们如何看待强势美元就值得市场拭目以待。但回顾这些官员讲话可以发现,他们在讲话中都未提及对强势美元的担忧。

  隔日美国芝加哥联储主席埃文斯在讲话中指出,尽管目前美国经济表现强劲,但美联储仍应该在升息前看到有更确切的证据显示通胀正在升向2%的水平,且美联储可以在必要时降息。埃文斯是美联储内最为著名的鸽派成员,此次他的这些讲话也基本符合市场的预期。

  同时,有媒体援引亚特兰大联储主席洛克哈特的讲话称,洛克哈特表示他预计最晚将在9月底投票支持升息。尽管他还不能100%的确信美联储将在6月、7月或9月份加息,但加息很可能就是在今年,且年中仍然是加息的最佳时机,尤其是6-9月份。

  埃文斯在讲话中未提及对强势美元的担忧,洛克哈特则表示,他对强势美元带给美国经济的担忧有所升温,但仅仅是略微升温。此前的另一位官员布拉德则认为,美国经济能够应对强势美元带来的冲击,他对美国经济前景依然感到乐观。

  美国克利夫兰联储的最新研究表明,美元走强或将推动已经很低的通胀率进一步降至负值的观点显然是“言过其实”。

  通胀数据可能在经济衰退以来,美联储(FED)首次升息的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美联储主席耶伦(Janet Yellen)曾表示,在升息之前,她希望看到通胀率能朝着美联储2%的年度通胀目标迈进。因此,如果美元走强压低通胀率,美联储可能迅速采取行动。

  去年夏季以来,美元一直处于上行轨迹,因美联储在欧洲和日本央行实行宽松之际可能收紧货币政策的预期。

  与此同时,通胀率长时间下滑,主要归因于油价下跌。政府统计局周二(3月24日)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2月整体通胀率过去12个月未曾上涨。

  美元如何影响通胀?对此,克里夫兰联储Owen Humpagehe Timothy Stehulak在报告中指出,一般而言,美元汇率上涨对进口价格的影响至少持续六个月,但对整体通胀率的影响相当小。

  研究人员将重点放在非石油进口上。他们发现美元汇率上涨1%,就会在半年内让非石油进口价格下跌0.3%。从去年7月初的低位到去年12月底,美元兑一揽子货币汇率上涨9%。同一时间段内,非石油进口价格仅下跌1.3%。

  研究人员表示,评估美元走强对消费者价格的影响更为困难,部分原因在于美元走强的理由不是固定的。不过,在这一案例中,他们发现美元走强对消费者价格影响很小。

  不包括能源价格在内,去年7月至今年1月间,美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上涨0.6%。研究人员估算出,若扣除美元升值对非石油类进口产品价格的削弱,不含能源价格的CPI将额外上涨0.05~0.06个百分点。对于整体CPI,这样的影响更加微小。

  即使美元正在下跌,但美元的强势仍令市场恐慌。因交易员继续对美联储利率政策作出最新的调整,同时,股票遭抛售,国债价格上涨,导致收益率下跌。

  上周,美联储声明导致美元下跌之前,美元迅速走强以及海外业务利润削减令股市受到惊吓。

  随着盈利季节临近,这些担忧不断增加并蔓延至整个金融市场。路透调查显示,2015年第一季度盈利可能自2009年以来首次出现负值,预估标普500净收入将下滑3.1%。

  JonesTrading首席市场策略师Michael ORourke称:这是市场恐慌,但我认为这是合法的。这是今日推动市场的关键因素。

  今年迄今为止,美元已经上涨7.5%以上。上周三(3月19日),美联储发布放缓紧缩步伐的预估之后,美元出现逆转,迅速下跌。

  ORourke表示,美元走强对美国企业而言是一种“紧缩”现象,因企业收入遭到打击。企业利润降低很大程度上是美元上涨和油价暴跌双重打击的结果,能源企业的利润将遭沉重打击。第二季企业盈利估计亦是负值。

  市场亦准备季末组合操作,ORourke表示出现大规模资产配置计划在周二(3月24日)股市抛售之际,帮助推动美国国债的买入。周二,道琼斯指数下跌104点至18011,标普下跌12点至2091.

  市场周三(3月25日)缺乏驱动力,北京时间20:30将公布美国2月耐用品订单数据。部分企业财报亦将于今日(3月25日)发布。

  交易员亦关注财政部350亿美元的5年期国债拍卖。周二,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降至1.86%,此前跌穿重要技术位1.89%。

  苏格兰皇家银行(RBS)交叉资产策略主管John Briggs表示,担忧企业盈利流入美国国债市场,但市场亦继续计入美联储放缓紧缩周期的信息。他称:“我认为这(对债市而言)过于丰富了,市场对美联储6月首次升息的可能性计入太多信息。”

  根据RBS的预估,市场预计6月升息的可能性不到五分之一,而9月升息的可能性约为75%。Briggs称:“这是反应过度,美联储是在6月升息,还是9月,取决于经济数据。”

  买家一直增持美国国债多头头寸,因为美国证券较其他国家更有吸引力,多亏一些国家央行在美联储收紧政策之际实施宽松之举,如德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二(3月24日)仅为0.20%。

  BK资产管理外汇策略总经理Boris Schlossberg称:“这就像以一头野兽去喂养另一头野兽。市场所担忧的是美元强势将打压股市收益。”

  一些策略师预计上周美联储声明公布之后,美元将继续短期回调,但最终应该会恢复上行趋势。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表示,因美元强势,美联储调降预期,市场大多将美元多头获利了结。

  一如先前预期,高beta值的币种,例如纽元、卢布、巴西雷亚尔等货币是在美国低利率环境下最大的受益者。

  基于美元强势的假设前提,瑞信提出了G10货币的长线. 欧元区和日本的购债计划多半会破坏当地的投资生态,引导资本朝着外国名义资产证券流动。

  2. 近期油价新一轮跌势固化了商品出口型货币的利空因素,如澳元、加元和纽元等。

  3. 价格变化已部分印证我们的观点,美元自上周三FOMC会后的回撤低点的反弹很迅速。

  瑞信总结道,美元虽回调,但只有当汇价打破1.1300后才能确认筑底行情,届时将重新定位美元强势能否延续。